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女之悲哀

  小天后秦西榛和科大程燃,两个外界看来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却在交叉线的那一点汇集,无疑会带来爆炸性的消息。而最关键的是以往这种情势当事人当然事后会忙不迭澄清,可所有面对秦西榛的采访镜头和话筒的时候,都被她以不方便回应的态度拒绝了。

  于是很多事情其实就已经跃然眼前。

  当关于程燃此人的来历报道在随即的版面紧随出来之后,此时正处于风口浪尖中的国芯事件,又再度被人重提。

  各大舆论场网络平台上,重新开始出现并蔓延。

  而且出现了一种反思潮,国芯有关报道,为什么就这么消失了?

  姜越琴和李靖平的说话中,眼神大有些闪烁,“就说这个程燃是个人精,事到临头,什么法子招数都出来了。坦白说,依靠这种事打破舆论封锁,他也真敢干,不过这个歌星秦西榛和他的事……你知道?”

  李靖平是感觉冤从中来,看自己老婆的神情,差点就要举双手表态道,“这件事如果不是通过这种娱乐报道,还是第一次听说……秦西榛我见过,那还是那年山海国际旅游节第一届举办的时候,当时听李秘说了整个过程,谁知道赵乐汪中桦这样的人,名声在外,做的却是坏事……当时还尚未成名的秦西榛,程燃是她学生……”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关于这个秦西榛,其实也不是普通家庭,父亲就是秦克广,当年一代传统乐大师,名声享誉海外,我也是知道的,人在山海,文化系统其实很有影响力,当年我也是去拜会过,只是人家身为大师,性子孤僻,倒是对结识我这么个地方官不感兴趣的……这样的人,光是程燃曾经是自己女儿学生这么一桩事,可能就通不过。所以两人之间,最大的可能是逢场作戏。”

  姜越琴锐目看来,“就算是逢场作戏,这样的牺牲还是很大的,程燃事后又能怎么弥补她?这个人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给。因为只是以做过老师的交情,哪怕知道你做的是正确的事,那么以她身份站出来呼吁一下,相信也是可以的。这样的全力以赴,普通关系,是做不到的。”

  李靖平沉默下去。

  姜越琴道,“如果没有蓉城那回事,那就是他欠了红芍,怎么都有说头……可伏龙从美国退回之后,又加上这回国芯上面他连夜找上来的事……天下人都可以指摘他,唯独我们不行,倒是我们亏欠了自己女儿了。”

  看着自己这位号称“铁娘子”的老婆此时双目的流露,李靖平也如此一般,神情落寞。

  片刻后,“铁娘子”看过来,“说什么几十亿也不换的话……你们男的这张嘴,真是恶心!”

  李靖平:“……”

  虽然很想说上纲上线要不得,更何况在你眼前的旁人何辜,可权衡一番,还是别作申辩最好。

  ……

  陈越面对柳高,双目也因为连续数天的失寐泛着些红丝,“主流喉舌能压下去,娱乐杂志这些记录鸡鸣狗盗的媒体如何不能一并封杀掉?……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他是怎么和那个歌手认识的?”

  柳高道,“程燃这个人,年龄是他最大的迷惑和伪装,实则这个人极其狡诈精明,在他身上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意外,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来应付。不是没有压,而是现在有些压不下去,这个消息调动了普遍大众化对庸俗的关注和那根神经,现在舆论处于爆发的局面,我们可以把山炸掉,但却捣不毁地底下连通的无数老鼠洞。”

  现在的情况,是主流媒体噤声,但互联网上面,那些新兴的传播事物上面,Q群,博客,乃至于各大论坛上面,若要比喻,原本静湖中的所有鱼虾,伴随着秦西榛这枚重磅炸弹投落,已经全部跳出湖面来。

  各种活跃的话题讨论程度,以让人头皮发麻的迅疾趋势爆发。娱乐圈的事情,导致全民的议论,此前不
第一百一十八章 神女之悲哀(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