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蜀山论剑(上)

  “程燃……我去科大和你见面,是不是做错了……”秦西榛在电话里情绪低落,从科大离开过后,秦西榛是马不停蹄,相关的媒体集团,官方和民间的多方,包括相关业界,都依次走了一遭,一连串的公关,只是这种公关,和那种消除影响大不一样,反而是在努力发酵,而且要把话题正面引导。

  这其中该给的人情,承诺,利益链接,各种方面走转一项不落下,以她如今把控着国内最大数字音乐航母天行音乐,手持流行音乐种子,和流行音乐圈半壁江山都有直接间接紧密关系,外加上几个过硬官方大使身份,她亲自活动下去,拗动的能量是很惊人的。

  所以秦西榛若无很大把握,也不会贸然进行科大之举。

  最初时顺风顺水,国芯热度重回正轨,而且以健康的,积极的形式在传播着,也不是没有预料到会有反弹,所以也都设置了几道防线。当然所接触的人中,也未必没有表面承诺应允,背后蝇营苟且,虚与委蛇,这些秦西榛和陈木易都被背后做出了风险评估,那些是能抓住就先抓住的,哪些是可以争取的,哪些又是抓不住,但可以稳住的,哪些是稳住后不怕反弹的,哪些是稳住后怕反弹要防一手的,哪些又是绝对会落井下石,但可以丢出骨头让对方先咬着跑的,总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做到极致。

  舆论这条红线也一直被他们拉向安全绿线上沿行进。

  但是没有想到,对方反扑的力量一涌动,能量之大,各种谣喙,以一些最擅长此道的港台媒体从外向内绞杀,又有国内的几家在经济发达地区受众很广的杂志和网络媒体附应,外部造势,内部响应,瞬间把秦西榛拉起来的舆论绿线打到红线下去。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而且是层层推进,以抓住舆论中很大一部分人不愿意看到秦西榛神女下凡尘的人性弱点,先打击程燃的人品,把他贬低得一文不值,“小白脸”,“欺世惑众”,“吃软饭傍明星”,以至于程燃整个人都被万箭穿心穿得透心凉后,几层皮都被剥落下来,这种时候自然没有人再相信他所负责的天行实验室的一应研究成果和对陈越国芯的指控。

  同时面对一些逐渐浮出水面程燃是伏龙程飞扬之子的消息,又是进一步敲骨吸髓。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老子英雄儿混蛋了……拉倒吧,谁都知道伏龙是工会持股,程飞扬是把公司都拿出来给了伏龙的贡献员工们,他的个人股票占比是极少的,也是有据可查的,而且以程飞扬的性子,他儿子估计没多少能够从他爸那里得到多少股份的可能,更没变现成现成的财富,于是也就剑走偏锋了。”

  “程飞扬要是知道自己儿子搞出这种事,傍明星搞学术敲诈,会不会呛出一口老血?”

  “所以明白了,就是个被他爸压着,想如他爸一样挣个大名声,却没多大本事,靠着挖别人墙角,抢占学术资料,敲诈国家项目上位的人……”

  ……

  知道现在外界这些声音,就知道秦西榛语气的低落是从何而来,程燃道,“到目前为止,做得足够好了,把热度和关注度重新拉起来,你的思路都是对的。”

  “可现在局面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了,越来越乱……”秦西榛不是不记仇,这场波澜倒是让梳理清楚了这些年随着名气和事业扩张带来的人脉环境,在这种时候,是谁真心帮忙,是谁观望,是谁在背后打冷枪,都知道得七七八八。这场事件之后,秦西榛保管能够调整自身路线,将个人艺业和事业带到一个新的平台高度上去,只是面前这一波局面,
第一百一十九章 蜀山论剑(上)(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