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保鲜膜

  简单翻看完了笔记,三个法医学院学生心中的想法各不相同。

  “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孩子,他不配做父亲。”李雪看起来有些生气,虽然明知道这可能只是鬼屋的背景故事,但她还是代入其中,为男孩打抱不平。

  “这小孩太窝囊了,看着难受。要换我来,谁欺负我,我就双倍奉还!”王琰挥舞拳头。

  “我倒觉得这孩子不仅不窝囊,还十分可怕。”杨辰仔细翻阅笔记:“你们有没有发现,男孩最后几个月的日记全部是在对自己的父亲道歉?”

  “这不正好说明他窝囊吗?向凶手低头。”

  “男孩每天都在向各种各样的人道歉,但是从某一刻开始,笔记上就只剩下他对父亲的道歉了。”李雪也看出不对:“他为什么要一直对自己的父亲道歉?”

  “看时间。”杨辰从后往前翻动笔记,笔记后半部分全都是对父亲的忏悔和道歉,他一直往前翻了二十多页,笔记中的内容终于发生了变化。

  “男孩对他父亲道歉,是从他被叫家长、他父亲殴打他到深夜那晚开始的。”杨辰捧着笔记,站在宿舍中间沉思。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笔记上写的很清楚,父亲从里面锁住了寝室门,不让任何人靠近,他还用床单堵住男孩的嘴巴,太残忍了。”李雪从心里同情这个男孩。

  “你们要想清楚一个问题,笔记是男孩书写的,他只会让我们看到他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杨辰合上手中的笔记:“满本都写着道歉和对不起,但是你们好好想一想,一个世界观颠倒,把丑陋污秽当做美丽纯净的疯子,真实的内心想法怎么可能是忏悔?”

  他坐在那张散发臭味的床铺上,似乎代入了男孩的角色:“同学讨厌他,把他的善意踩在脚下,看着他的脸都觉得恶心,回到家里唯一的亲人也视他为仇敌。这孩子的生活里充满了恶语和暴力,所以他只能把真实的自己埋藏在心底,披上一层充满歉意的皮以此来保护自己。”

  “老杨,你到底想说什么?”王琰和李雪都发觉杨辰情绪不太对。

  “
第264章 保鲜膜(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