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恶之花

  “事实也确实如此,老师让所有人写了检讨,对于霸凌者来说这是一件家常便饭的小事,但却是闫飞第一次写检讨。”

  “他是我同桌,我看见他哭了。”

  “第二天来上课的时候,闫飞衣服破破烂烂,在上学路上他好像被校外的混混堵了。”

  “那些家伙欺负闫飞的方式越来越过分,他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差,从正数第二排,被换到了倒数第三排,霸凌者就坐在他后面。”

  “他没有朋友,没人帮他,谁都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欺负的人。”

  “某天下午我突然看见,闫飞买了一个削笔刀,那一个下午他都在削铅笔。”

  “最后一节课快要下课的时候,后面的人踩着他的椅背,那些家伙又开始欺负闫飞,而这次闫飞表现的很平静。”

  “下课铃响起,老师刚走那群人就围了过来,假装不经意的把水洒在了闫飞的课本和书包上。”

  “他们说说笑笑,准备离开,然后我就看见闫飞从文具盒里拿出削尖的铅笔,刺向那个经常欺负他的人。”

  “那人脸被扎烂,几人合力将疯了一般的闫飞按在地上。”

  “这事传到了校领导耳朵里,那些霸凌者的家长跑到学校讨要说法。霸凌者带上了孩子的面具,他们向大人哭诉,说如果不是躲的快,眼睛估计都被戳瞎了。”

  “事情很严重,闫飞的父母被叫到了学校,老实巴交的父亲跟所有人赔礼道歉,向霸凌者的父母低头,恳求校领导不要开除闫飞。”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位老实巴交的父亲打了闫飞一巴掌。”

  “声音很响,一巴掌拍在闫飞脸上,打碎了他仅剩的一点自尊。”

  “从那天开始,闫飞不再还手了,他变得沉默,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头。”

  “有时候被欺负到无法忍受时,闫飞会逃走,一个人冲进厕所。”

  “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等到上课铃声响起,他就会回来。”

  “所有人都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其实也没有人真正关心过闫飞。”
第837章 恶之花(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