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生与死的距离(4600)

  “你没事吧?”陈歌帮杜明把水瓶盖子打开:“要不要喝点水?”

  杜明趴在桌上,把脸埋在课本中,双手捂着肚子。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陈歌没有生气,他看向杜明的眼神中更多的是同情。

  杜明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摇头,他精神状态非常差,似乎和陈歌一样都快要到达极限了。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

  上完第四节课,陈歌在没人的时候来到了教学楼天台,张雅正站在栏杆旁边。

  他默默走到了张雅身边,两人一起看着整个荔湾镇。

  教学楼在小镇里算是比较高的建筑,这一刻让陈歌不由得想起了小布门后的荔湾镇。

  那个时候张雅答应了他的请求,从此形影不离。

  冷风夹杂着雨点落在脸上,张雅将被风吹乱的头发撩到耳后,她忽然开口说道:“老师过段时间可能要走了。”

  “是因为我吗?”陈歌已经猜到了结局,他一上午在脑海中演练过无数次这个场景,可是当张雅真正说出来的时候,他想好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

  “和你没关系。”张雅摇了摇头:“原因出在我的身上,我总以为自己已经走出了过去,可以笑着开始新的生活,但这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忙碌、努力,所有的一切都是用来逃避的借口,其实这么多年了,我感觉自己依旧被困在那个昏暗的舞蹈室里。”

  站在张雅身边,陈歌抓紧了围栏,他能够理解张雅,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张雅过去的人。

  无论现实,还是门后世界,张雅只把秘密告诉了他。

  “犯错的是那些造谣的人,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查清楚一切,让所有人知道真相。”陈歌一直想要去做这件事,哪怕是在门后世界,哪怕一切都是自己的记忆,他依旧想要去帮助张雅,给当初的噩梦一个新的结局。

  “真相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我怕曾经在我身上发生过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你的身上。”张雅很在意陈歌,整个小镇都在谣传各种流言的时候,陈歌依旧跟她站在一起,无条件的信任她,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就算年龄相差很大,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她确实在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我可以离开,可以逃避,而你不行。”张雅站在陈歌身前,她那张脸距离陈歌很近:“你的父亲还在住院,你还有一个妹妹要照顾,以后这些责任都会压在你的身上,你绝对不能因为我的事情受到影响。”

  “我大概已经知道传谣的人是谁了,我们可以……”

  “陈歌。”张雅抬起手臂,纤细的手指伸向阴云密布的天空:“离开并不等于永远都不会再见面。”

  张雅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强留下来,仍旧会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其实陈歌也知道张雅能做出这个决定很不容易,她一定是思考了很久。

  握着栏杆的手拧的发白,陈歌眼底浮现出血丝,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时候,我感觉这个世界很坏,它总会抓着那些温柔的人可劲欺负。”

  “世界不分好坏,但是温柔的人多了,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温柔。”张雅伸手帮陈歌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她冰凉的指尖停留在陈歌脸庞:“以后你也要做一个温柔的人,回去吧,你还要给家人做饭,别在我这里耽误太多时间。”

  收回手臂,张雅默默地望着才刚刚熟悉的校园,不知道在想什么。

  站在张雅身边,陈歌看着张雅的背影,双手抬起,然后又放下。

  他离开天台去了医院,给父亲送过饭后,又在路边卖了一份饭准备带给罗若雨。

  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区,陈歌停在家门口,平常只要听见自己的脚步声,罗若雨就会跑过来开门,但今天罗若雨并没有出现。

  “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陈歌大声呼喊着罗若雨的名字,他依稀听到了从屋子里传来的哭声。

  “若雨?”

  打开屋门,陈歌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煤气味,他顾不上遵守规则,直接冲进了屋内。

  厨房的地面上全是水渍,还能看到满地暖瓶壶胆的碎片。

  他赶紧跑进了厨房,看见罗若雨蜷缩在厨房角落,双手捂着耳朵,面前是一个被摔碎的暖瓶。

  她衣服被弄湿,脖颈、手臂和指头全被烫伤,脸上挂着泪珠。

  “谁让你动火的!”陈歌将被摔坏的暖瓶踢开,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生气过。

  听到陈歌的怒喊,罗若雨哭的更厉
第1047章 生与死的距离(4600)(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