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红衣张雅(4600)

  所有假象都已经褪去,这小镇不过是用来囚禁于见的一个噩梦。

  在这个噩梦当中,于见被包裹上了厚厚的外壳,冥胎则成了他最亲近的母亲。

  也许冥胎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于见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毕竟他们曾经拥有相同的三观,都是打心底散发恶意的“怪物”。

  冥胎觉得于见和自己是同一类人,于见觉得冥胎能够帮助自己做很多事情,他们曾经一拍即合,犯下了无数的罪。

  可在某一天,于见遇到了那位改变他人生的老师,他开始违背冥胎的话,反抗冥胎的指令。

  陈歌看着被锁在杜明身体里的于见,所有问题全部想明白了。

  他很庆幸自己没有一上来就采用暴力,如果他违背了自己的原则,肆无忌惮破坏这个小镇,那他很可能会成为冥胎说服于见的筹码。

  冥胎肯定会告诉于见,每个人心底都住着魔鬼,这很正常,所有人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没必要按照那个女老师说的去做。

  一旦让冥胎成功说服于见,到时候陈歌要面对的就不单是冥胎了,他还会受到于见的针对。

  “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出现,我的忍耐也算是有所回报。”陈歌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于见上了一课,如果说于见遇到那位老师是他生命中的一束光,让他看到迷雾外的真实世界,那陈歌就是一双抓住他的手,想要将他拽出泥潭。

  冥胎最终还是没有获得于见的认同,他付出的一切反而是引起了于见更激烈的反抗。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全身涌动着黑色的诅咒丝线,冥胎无法理解,他看向于见的眼神中也开始慢慢出现怨毒。

  “我对你那么好,全心全意的帮助你,你却这样对我?”那张婴儿脸扭曲变形,冥胎心中的恨到达了极致,他无法理解自己明明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结果总是这样?

  他不断诉说的那些话,似乎曾经也对什么人说过。他一遍遍的重复,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恐怖,很快就超过了普通红衣。

  “这家伙不会是真的冥胎吧?它就藏在这扇门后面?”陈歌心里没底,他自己运气很不好,但那是指正常情况下,在某些非正常的特殊情况下,就比如抽取奖励时,他总是和厉鬼、红衣有不解之缘。

  于见人事不省,被诅咒层层包裹,陈歌也没办法把他弄出来,将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可能会出事。

  思考再三,陈歌从背包里拿出了漫画册,不管眼前的冥胎是真是假,他都决定要在这里解决掉对方。

  这次沉浸在门后世界当中,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到了极限,双眼通红,濒临崩溃。

  “该结束了。”

  翻动漫画册,陈歌呼喊着员工的名字,沾染血渍的漫画册中仿似有血潮涌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硬生生压住了房间里浓郁的臭味。

  红衣厉鬼和最恶毒的诅咒在办公室里针锋相对,两股常人眼中恐怖惊悚的力量相互碰撞。

  “杜明的妈妈要比吴声世界里那个女人强太多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狭小的空间内无法躲藏,随着一道道血红色的身影出现,这个诡异的世界被染上了一抹触目惊心的红。

  血液横流,一双苍白的手刺透诅咒编织的牢笼,将于见从中抓出。

  “许音、老白,你俩就在我身边,暂时不要过去。”

  呼唤了整整十天,门后世界的壁垒才被打破,随着员工们出现,这个虚假的世界也无法存在太久了。

  用陈歌、冥胎、于见三者记忆共同编织出的场景将要崩塌,陈歌要亲自毁掉自己的这个梦。

  “你们两个先去试探一下。”陈歌将自己在虚拟未来乐园里找到的戏服红衣和江源小区的水鬼红衣呼唤了出来。

  他们被憋了很久,难得出来,没想到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正在不断黑化的冥胎,那急速攀升的恐怖气息让两位红衣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江铭门后的蜗牛拥有坚硬的外壳,十位红衣联手才打开;吴声门后的无脸女人能够操控血水,可以一心九用;方鱼门后那个冥胎非常冷静,可以操控诅咒,布置陷阱;每扇门后的冥胎拥有的能力都不相同,眼前这个家伙能力不明,先用戏服红衣和水鬼红衣试探一下比较好。”

  陈歌非常谨慎,他在门后撑了这么久,绝不允许自己在最后一刻出现问题。

  “小布,看准时机,随时准备出手!”

  陈歌身边的这些红衣当中,现在最强的就是小布。

  这个小女孩自从成为荔湾镇真正的推门人后,还没有施展过自己的全部实力。

  所有红衣全部出现,
第1049章 红衣张雅(4600)(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