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诡楼(4000)

  “你是怎么收到的这些信?”

  “我下班回来的时候,这些信就全部塞在门上。”向暖的妈妈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抱着纸盒,觉得这只是别人的恶作剧:“我当时也被这么多信封吓了一跳,想要找邻居询问,但是大家都不愿意说这件事。”

  “他们当然不会告诉你,因为这些信就是他们寄给你的。”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向暖的妈妈语气发生了变化:“我去找他们问清楚,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我和向暖走,我们可以搬走。”

  “那如果他们想要让向暖死呢?”陈歌没有去碰那一纸盒的信封,他很是认真的说道。

  “死?”向暖的妈妈吸了一口凉气,她没想到陈歌会说出这么过激的字眼:“不可能,大家都是邻居,再有矛盾,也不会到那个地步。”

  “很早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我慢慢改变了看法,人性是复杂的,隔着一层皮囊,你永远也猜不到他们究竟在想什么。”陈歌声音很低,听着稍微有些吓人:“这里的每一份死亡通知单都代表着一份恶意和诅咒,向暖会突然发病可能就跟它们有关。”

  “那我去把这些信全部烧了。”

  “没用的。”陈歌很清楚,不笑的诅咒绝不会因为信封被烧毁就消失,在那封信塞到向暖家门上的时候,诅咒应该就已经完成了:“今夜会很难熬。”

  看到那么多的信封,陈歌打心里觉得向暖能活过今晚的概率不大了。

  红色高跟鞋吞掉了冥胎数扇门内残留的诅咒,实力飙升,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修改一封信上的字迹,由此可见这些信件上的诅咒有多么可怕。

  “被诅咒的医院太过恶毒,他们用这么多死亡通知单来诅咒向暖,就算冥胎成功降生,他好不容易找到的躯体也会被诅咒缠身,进入一个非常虚弱的状态。”

  无辜者的生命那所医院根本不在乎,或许在他们眼中,生命只是传递诅咒的媒介,达成目的的桥梁。只要能够抵达终点,践踏情感和人性似乎也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说冥胎的恶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包含着愤怒、憎恶、嫉妒等等情绪的恶,那被诅咒医院的恶就是纯粹的、不带任何情感的恶。

  单纯的善良在面对这样的对手时,几乎没有赢的可能,所以为了活下去,陈歌只能将自己的善意武装起来。

  “啪!”

  一楼有人拍了下手,声控灯亮起,似乎有人正在朝楼上走。

  陈歌示意女人不要说话,一分钟后,那个白天和陈歌有过一面之缘的老大爷出现了,他提着一个空了的饭盒。

  “小温,我来还饭盒了,向暖的情况好些了吗?我在一楼都听见你们摔东西的声音了。”老大爷还和白天差不多,七十多岁了,仍旧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似乎对什么都很关心,好像特别爱管闲事。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向暖已经睡着了。”女人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她从老人那里接过饭盒,正要离开,她忽然看到了老人手里还有一个破旧的信封。

  看见信封,女人和陈歌的脸色都变得很差。

  老大爷不明所以:“你们在看什么?”

  “大爷,你也是来送信的吗?”陈歌对这老大爷印象还算不错。

  “我送什么信啊?”他将信封扬起:“我今天出门的时候看见门上有封信,也不知道是谁寄给我的,关键是我不认字啊!奇怪了!这年头连我这个半只脚迈进棺材的人都知道打电话,竟然还有人寄信?”

  “你还没拆开?”陈歌使用阴瞳,发现那封信确实没有拆封,他稍微松了口气。

  “正好你们也在这,我想让小温帮我看看这信上写的是啥?”不等陈歌再开口,老爷子就把信封给拆开了,他将死亡通知单拿出后,脸色变得很难看:“娘勒,好像是医院给我寄的,你们快给我看看。”

  老大爷把向暖的死亡通知单举到陈歌和女人面前,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陈歌觉
第1073章 诡楼(4000)(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