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 我绑了凶神的儿子

  陈歌猜到诅咒医院可能会来,所以他让老吴开车绕到了距离诅咒医院最远的城市另一端,专门挑了一条人少的路出城。

  夜路走多了会遇见鬼不假,但是鬼在夜路上埋伏的人多了,也可能会遇到陈歌。

  周围人烟稀少,就算和凶神交手也不会伤及无辜,另外这里距离被诅咒医院很远,陈歌有充足的时间击杀掉对方,然后迅速逃离。

  陈歌看似粗心大意,实际上每一步他都提前想到了。

  无边的血色从他脚下涌出,遮住了水泥地面,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将路段封锁。

  眼前的红衣只是玩具,真正危险的是操控血丝的人,陈歌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直接让所有红衣同时出手,封锁整片区域。

  “找到你了!”

  血色在扩散过程中很快遇到了抵抗,陈歌扭头朝那里看去。

  路边的一栋废弃建筑门口坐着一个小孩,那孩子低垂着头,手里还拿着一个类似棒棒糖的东西。

  从陈歌脚下冒出的血色经过小孩时,自动避开,根本无法靠近这孩子的身体。

  “是凶神吗?”陈歌也非常紧张,他使用阴瞳,清楚看到男孩手中拿着的根本不是棒棒糖,而是一枚被穿透的眼珠。

  更恐怖的是小孩脚下还堆放着一些玩具,那些玩具全都是用五官改造成的。

  马路中间的红衣在小孩操控下扑向陈歌,它在距离陈歌一米多远的时候,再也无法靠近陈歌一步,恶臭化为浓浓的臭味护在陈歌身边。

  红衣拼命嘶吼,它的身体在血丝勒拽之下变形,那个小孩根本不在乎它的感受,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件随时可以舍弃的工具。

  “怪不得敢逃走,原来是有人为你出头。”阴冷、尖锐的声音从小孩身体里发出,坐在建筑门口的男孩抬起了头,他脸色苍白如纸,整张脸上只有一张嘴!

  “明明是家人,为什么要逃走?我最恨的就是那些抛弃家庭的人!”小男孩的声音直接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似乎要刺穿耳膜一般。

  看见小男孩情绪逐渐失控,陈歌不仅没有害怕,嘴角还轻微上扬:“居然不逃?看来它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陈歌曾听吃仁说过,他最开始在太平间梦见的就是这个小孩,后来他还梦见了一个脸上只有一张嘴的中年人。

  以现在的情况来推测,那个脸上只有一张嘴的中年人才是真正的吃姓凶神,而这个脸上只有一张嘴的小孩可能凶神的分身,也可能是他的儿子。

  不管哪种情况,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的实力很强,强到自认为可以应对所有麻烦。

  就算被血丝包裹,那小孩依旧是一点要逃跑的意思都没有。

  他明知道被埋伏,第一时间想的却是要把陈歌也一起干掉。

  其实这也是正常思维,新海市本就是诅咒医院的地盘,他没什么好害怕的。

  再说他就是来追一个叛逃的家人,谁能想到对方会随身带着一位凶神、三位顶级红衣和众多天赋特殊的红衣来埋伏?

  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往这方面想。

  陈歌也是利用了对方的这种心理,反其道而行之,果断布下杀局。

  “这小孩拿红衣当玩具,和那个凶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本身实力应该也非常恐怖。”陈歌最开始计划的是围杀对方,但他没想到那个小孩会主动冲进来和他正面搏杀。

  对方如果一看见陈歌就跑,演变成追击战的话那对陈歌非常不利,这也是他最担心的情况,万幸的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

  看着主动走过来的小孩,陈歌脸上的笑容终于控制不住的露了出来。

  一位位红衣从血雾中走出,在那小孩注意力被数位红衣出手的时候,暗处的红色高跟鞋和小布已经同时动手。

  这不能算卑鄙无耻,这是战术。

  两位顶级红衣联手背后偷袭,那小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五根纹满诅咒的手指刺穿了他的胸口,无数黑红色的血丝扎根进了他的身体。

  惨叫声打破夜色的宁静,一大堆活人的五官从男孩身体里掉落出来,那些五官还保持着活性,眼睛在眨动,嘴巴在哀嚎,场面极为瘆人。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速战速决!”

  接触过后,陈歌也弄清楚了这小孩的真实实力,他是一位顶级红衣,但他又和正常的顶级红衣不同,他的身体里残留着大量不属于他的黑色
第1152章 我绑了凶神的儿子(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