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我需要更多的刺激

  “医院里怎么可能都是鬼?我感觉偶尔有一个医生或者病人被鬼附身这还可以接受,你要说的医院里都是鬼那就太扯了。”陈歌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只是遵从脑海中的理智。

  “是真是假,我们过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吗?”左寒胆子很大:“惨叫声是从楼上传来的,我们这个病区一共有七层楼,他住的病房应该在五层或者六层。”

  “你确定要冒这个险吗?晚上随便外出被护工抓到就不好了。”陈歌比较谨慎。

  “不是我要冒这个险,是我们要一起冒这个险。”

  “我们?”

  “你早上说张敬酒主动去拽你的手,还开口提醒你,你不觉得这很反常吗?”左寒站在门口,仿佛恶魔一般诱惑着陈歌:“我也见过那个病人,他总是自言自语,根本不会主动去招惹某个人,所以说你对他来说是与众不同的。”

  “可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啊。”陈歌不敢随便去回想以前的记忆,他担心疼痛突然袭来。

  “老哥,我实话告诉你,医院每天喂你的药会抑制你的记忆,他们并不是想要治好你,只是想要让你变成他们认可的人。”左寒压低了声音:“这个世界有自己运行的规则,不遵守规则的人都是病人,愿意服从并且融入规则的才是正常人,这是一套完全病态的体系。”

  见陈歌有些动摇,左寒又继续说道:“你曾说过,只要自己一回想过去就会感到头疼,这种症状的精神类疾病真的存在吗?我感觉是他们也对你的大脑动了手脚,设置了某些暗示,导致你无法回忆过去。”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他们为什么不想让我回忆过去?”

  “或许你的记忆里就隐藏着这个病态世界的真相,反正你的回忆肯定是医院害怕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关系。”左寒慢慢说服了陈歌,两人决定等护工巡查完之后,一起离开病房查看。

  凌晨一点多钟,左寒和陈歌推开病房门,来到了走廊上。

  “楼梯拐角有监控,但是值班人员不一定会时时刻刻注意监控,只要我们跑的够快,他们就不一定能发现我们。”

  “你这就是在赌啊?”

  “没办法,毁掉监控相当于直接告诉医院,有人想要反抗,我们现在只能去赌。”左寒看着陈歌腿上的石膏:“你这条腿是什么时候骨折的?还有多久才能痊愈?我可不想逃走的时候,还带着一个残疾人。”

  “我是一年前出的车祸,按理说车祸造成的伤肯定早就好了才对,所以腿骨折肯定和车祸无关,应该是我生病以后出的事。”

  “这就有意思了,一个精神病人在医院里腿突然骨折了。”左寒冷冷的看着陈歌:“你这个失去了记忆的可怜虫,现在还觉得医院很好吗?”

  “你怀疑是医院弄断了我的腿?”

  “所有美好皆是表象,残酷、病态才是这世界的主题。”左寒的眼中满是血丝:“你信不信你的病一定会比你的腿先好?”

  “为什么这么说?”

  “你是最危险的病人,你腿痊愈之后,医院会感到不安,所以到时你身上一定会发生意外,种种巧合导致你的身体再次受伤。”左寒目光阴沉:“我思考问题,习惯从最坏的方面考虑,我也从来不会对人性有任何期待,如果我的话刺伤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意,以后你会知道谁才是真的为你好。”

  有的人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了最美的意外,还有的人在最美的梦境中,看到了最残忍的现实,陈歌并没有觉得左寒的话很刺耳,他反而觉得左寒说的很有道理。

  他竟然和一位被害妄想症患者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等见到了张敬酒,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冷静。”左寒领着陈歌来到了楼梯拐角,夜晚的医院依旧亮着灯,但是那种光却让人感觉不到温暖,每一道光束都散发着寒意,走在长廊上,汗毛都会竖立起来。

  “白天的医院和晚上的医院确实不太一样。”陈歌也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他只是觉得自己记忆中最后看到的那所医院正在和眼前的医院慢慢重合,幻觉似乎又要开始出现了。

  左寒和陈歌运气很好,两人一直走到四楼都没有被护工发现,整个病区都非常安静。

  “这地方给我的感觉不像是精神病院,更像是屠宰场,四处流淌着的看不见的血,到处都是被
第1164章 我需要更多的刺激(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