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事从那个肾透支的男人的开始

  “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

  …

  夜色降临。

  万籁俱寂。

  天台上,路怀秋哼着《信仰》的调调,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辽阔的星空。

  倘若有人看到这一幕,估计都会忍不住暗中鄙视。

  “都没到点就开始抑,这人不讲武德!”

  但路怀秋其实只是单纯的喜欢看星星而已——又或者说是习惯。

  所以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路怀秋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他只记得那天老爹躺在急救室里,眼神黯淡,脸色苍白得就像今天的月光。

  当时年幼的路怀秋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以为他亲爱的老爹又肾透支了。

  那个男人只是凝视着路怀秋,疲惫而勉强地笑着:

  “儿子。”

  “老爹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以后可能都见不着你了。”

  “要……要记得想老爹喔!”

  嗯,没错。

  就是这么一句老套得掉牙的台词。

  不过路怀秋很理解老爹。

  毕竟老爹是个没什么远大理想的人,这辈子唯一的爱好就是满世界旅行——顺便在异乡的酒吧里操着蹩脚的英文跟金发碧眼的妹妹说骚话。

  后来老妈忍无可忍了,质问永远不回家的老爹究竟在外面忙些什么。

  老爹思考了一会,很认真地说道:

  “我在…保护世界。”

  然后老妈扛着行李箱连夜就走了,头都没回一下。

  老爹眼里的落寂像是陨落的星光,他对着星空斟酒,一瓶接着一瓶痛饮。

  当啷当啷。

  路怀秋觉得酒瓶落地的声音像是老爹的人生。

  明明触了底,却清脆而敞亮。

  “小秋啊,记住老爹的话。”

  “男人可以没有酒,也可以没有女人。”

  “但一定要有恒星一样伟大的梦想!”

  老爹揉着路怀秋的脑袋,十足豪迈地说道: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台词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套。

  直到现在,每当想起老爹这番话,路怀秋还能忆起那股浓烈如酒的中二气息。

  于是,每当他凝视星辰的时候,
1 故事从那个肾透支的男人的开始(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