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恐吓流勾镰?

  路怀秋的菊花微微一紧,察觉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妙。

  但很快他又发现。

  这个勾镰鬼虽然一直在甩钩子,可实际上却一直都没有出勾。

  是的,它仅仅只是在甩钩子。

  甩啊甩啊甩……

  甩得路怀秋眼都看花了。

  麻蛋!

  您倒是勾啊,甩你妹呢甩?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搁这儿跟爷玩恐吓流呢?

  感觉到对方似乎在嘲讽自己,路家主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骂骂咧咧。

  当然了,没有骂出声来,不是因为他从心。

  而是因为这个勾镰鬼听不懂人话,就算骂了也是白骂。

  莫得意思。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路怀秋才逐渐感觉到身上的源力勉强恢复到了及格线上。

  他用两条尚还有些发软的双腿支撑着身躯从地上站起,摇摇晃晃地稳住了身子。

  再看看时间,距离今晚的饭点还有好几个小时。

  “爷还能陪你再多玩儿一会。”

  路怀秋看向远处的那个勾镰鬼,心想道。

  他迅速抖擞起了精神,再次跟勾镰鬼周旋了起来。

  随后的几个小时内,路怀秋向他发动了好几次攻击。

  尴尬的是,无论路怀秋如何走位。

  它的钩子每次都像是在路怀秋身上安装了定位设备一般,精确无误地勾中后者。

  简直就是开挂嘛!

  而每一次被勾中之后,等待路怀秋的则又是一次无情地狂吸。

  他体内的源力再次被掏空,然后再休息,再被勾中,然后再被掏空……

  如此反复几遍后,路怀秋终于算是放弃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还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他躲不掉勾镰鬼的勾镰,也没有什么远程攻击的技能可以用来打poke。

  过了一会后,他终于发现了一些关键点。

  ——这个勾镰鬼,似乎是自带着一个仇恨范围之类的东西。

  因为只有当路怀秋踏入某个范围之内的时候,他才会出钩攻击。

  当没有目标处于范围的时候,他便就一直百无聊赖地原地甩着钩子,不为所动。

  它就这么默默地站在那扇门面前,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看门机器。

  按道理来说,它的存在使得
48 恐吓流勾镰?(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