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佛渡剑走

  第八章佛渡剑走

  少年带着和尚在街上走着,彼此有的没的聊着。

  大和尚法号不戒,顾名思义就是不用守清规戒律的意思。叶凡知道后,大赞这名字起到豪气。和尚双手合十,欣然接受。

  期间和尚也问起少年为何要替自己付那笔糊涂账,少年只说有件事,是和尚才能做得,需要他帮忙。不戒和尚觉得有趣,这镇上的能人不少,自己在他们面前不过是池中鱼虾、土中小蚁,什么非得自己才能做。

  直到与那少年进了一家元宝蜡烛铺,大和尚恍然。

  少年与那大腹便便的掌柜争执了大半天,才将价钱压到最低,买了三柱香,两根蜡烛和一沓冥纸钱。看那掌柜气得咬牙切齿,大和尚笑意十足,知道这次怕真是本钱买卖,毫无赚头了。

  小镇的后方,有一块突兀的小山坡,四周几乎没什么植被掩盖,连杂草也不曾多见几株,只有孤零零的一座坟躺着,墓碑不高,可从远方望来,却蓦然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英雄气。

  叶凡带着和尚来到墓碑前,放下从落雨轩买来的酒菜,再拿出冥纸香烛,点上火,跪下磕头。

  今日不是什么适合祭奠的好日子,只是少年兜里有钱了,就想来这。一连磕了十四个,他才起身。

  “听镇上的人说,老头子是个挺窝囊的人,一辈子都没敢取媳妇,整日里就靠坑蒙拐骗过活,当了一辈子的过街老鼠,到死也没落下个好。”

  少年点着黄纸,絮絮叨叨地说着,声音不大,不知是说给身后的和尚听,还是自己听。

  “可我觉得老头到底应该算是个好人吧,因为他让我这个孤魂野鬼有了一处容身之所,虽然破旧了点,可我觉得这就是恩情,而且是天大的恩情。”

  少年倒了一碗酒,端平放在墓碑前,眼中似乎有了愁绪:“镇上的人好像都不太愿意搭理我,说不上来,虽然平日里都处着挺融洽,可却没一个愿意离我太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去问,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或许是觉得有些伤感了,少年忽然破涕为笑道:“告诉你这和尚一件有趣的事,听说老头子还活着的时候,就常常骗那邻居秀才的酒喝。随
第八章 佛渡剑走(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