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画卷

  第六十三章画卷

  小路上,离开破庙不久的年轻道人用讨来的铜钱给自己算了一挂,卦象有点意思,福祸相依,且都是极端,非大福就是大祸。

  钟馗止步,又转身望了一眼破庙的方向,神情复杂。以他这双眼睛竟然也看不清那少年的来历,只能说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他收拾心情,继续启程。活人路窄,死人路宽,他得去讲些规矩,划些道道,免得双方逾了界,就要乱了套。

  年轻道人离开后不久,一棵平白无奇的大树枝干上才显出两道身影。

  一名手持判官大笔的老人和一位气质有些杂乱的读书人。

  须发皆白的老者惊疑不定地看着一旁的儒士,眼神复杂。他堂堂九境龙虎山的大天师,却被这人一个眼神便困了一夜,期间失去了对钟馗的护道,差点儿酿出大祸。

  那气质杂乱的读书人,手中握着酒壶,腰间别着斗大的骰子,既像酒客,又像赌徒,唯独少了些读书人的儒雅气度。

  读书人饮了一口壶中酒,递给老人,问是否同饮。

  老人摇摇头:“老夫百年前就戒了这玩意儿了,如今还是喝茶好些。”

  读书人微微一笑,也不勉强,看着渐行渐远的年轻道人,说道:“是个修道的好种子,尤其是那双眼睛,世间罕有,难怪需要您这样的高人护道。”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老人嗤笑一声:“在阁下面前怎敢自称高人。”

  仅仅只是与之对视了一眼,老人还未出手,下一刻便感觉自己已身处无上玄妙幻境之内。即使用尽手段也无法逃脱,若非对方有意放自己出来,再过个百年,他只怕要在其中直接坐化了。

  读书人苦笑着对老人拱拱手,算是赔罪了。

  老人轻哼一声,虽有诸多不满,可奈何修为没人家高,只好闷声吃了这个哑巴亏。只是老人并不知道,今天这件事,可值得他今后向同门吹嘘一辈子了。

  毕竟三座天下里,能当得起此人拱手致歉的,还真没几个。

  “庙里两个,哪个值得阁下如此上心。”持笔老者好奇地问道。

  这人困了自己一晚,就是不想他插手,否则在那少年闯进庙里时,老人就会暗中出手。

  读书人笑了笑,神情令人捉摸不透:“都值得,也都欠着。”

  老人想不明白其中的因果,也懒得穷根就地去问,他作为护道人,只需护住钟馗一人,不要半路夭折就好。

  老人没有多做
第六十三章 画卷(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