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棋局

  第六十六章棋局

  李儒出了书房,兴致不高,没急着出门,而是去那庭院内逛了一圈,期间吩咐下人拿来一壶温酒一盘棋,自斟自饮起来。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庭院内,有个驼背的老人,正持扫走扫地,他衣着讲究,不同于下人打扮,该是个管事。

  李儒屏退了其余下人,唯独让老人留了下来。

  “我不在的日子里,家中可有什么趣事。”李儒给自己倒了一杯,开始凭着记忆摆放棋谱。

  他问的是趣事,而非麻烦事,因为麻烦事老人都会替他解决,不然凭自己那不肖子孙的能力,当真能维持住李家如今的家业?

  驼背老人姓将,是李府的管事,还是护卫长巴图的师傅,明面上的修为只是个五境的纯粹武夫,至于真实的实力有多少,连李儒自己也看不透。毕竟当年不过是机缘巧合,两人才上了一条船,算是半个盟友。

  另外半个,该是互相提防的对头。

  老人继续扫着自己的地,声音有些沙哑:“前些日子,守备家的公子搭了个蹩脚的台子唱戏,结果他这唱‘武’行的让唱‘丑’行的给揍了。”

  李家大少闻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那‘菜包子’的脑袋里真装大白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总爱做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乖乖当个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不好吗?”

  驼背老人继续道:“城中夜里来个几波刺客,修为不差,过了五境,该是【地】字级的,不过都让我给打发了。”

  李儒一拍额头,有些无语:“准是李有财办事不牢靠,忘了取消任务,回头得好好教训一顿,棍棒底下出孝子,这话放到几代人身上都没错。”

  说完这两件事后,老人便不再言语,而是专心扫起了地。

  李儒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自己期望的,转身问道:“城里是否来了个不知深浅的小子?”

  驼背老人抬起头,有些疑惑:“不知深浅?”

  李儒又是一拍脑门,恍然道:“忘了在你这老家伙面前,那小子还当不了这四个字。”

  老人低下头,继续扫地:“你是说那个只有三境武夫,却能施展四境神通的少年吧。”

  李儒盘起腿,坐在石凳上,笑道:“如何?”

  驼背老人摇摇头:“门道有些古怪,【气】、【武】同修,却能齐头并进。可惜杂而不精,华而不实,如稚童戴高帽,就算是块好玉也给练废了。”

  李儒拿出一枚黑子落下,道:“孩童学步,都是如此,多走几次,自然就稳当了。”
第六十六章 棋局(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