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道老二

  第八十八章道老二

  木子城内依旧阴雨连连,李家传出了消息,服侍了李家近三十年的老管家寿终正寝了,听说是在睡梦中走的,模样十分安详。

  老人无亲无故,平日里也没什么谈得上交情的朋友,李家念其辛劳,便主动操办起了后事。灵堂就设在了李家正厅,庄严肃穆,丝毫看不出死得只是个下人。

  只是不知为何,李家家主却不让木子城的宾客前去祭拜,只是命府中下人低调服丧,哀悼三日。这使得一些本想借机拉拢关系的地方绅豪没了由头,只得做罢。

  灵堂前,李有财换了一身素净白衣,默默地站着。他的面前则是那手持白纸扇的年轻男子,同样一身素衣,面容清冷。

  “老祖,真不请人进来?实在不行,找府里几个丫鬟哭上两声也好啊。”

  李有财望着四周空荡荡地灵堂,犹豫自三说道。

  哪户人家的丧事不是亲朋好友齐聚,痛悼哀思,这么静悄悄的将灵堂摆在大厅里,看着不渗人吗?

  李儒摇摇头,手中的纸扇打开一半,随即又轻轻合上:“老头子本就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如今他走得了无牵挂,有这份心的他自然知道,没这份情得来得再多也不过是场闹剧,又何必去做这糟心事儿。”

  李有财点点头,心想也是,生意场上的朋友,又有几个是真心实意的,还不是冲着他‘李大善人’的名头,想要分一杯羹。

  这时脚步声响起,一名身穿黄衫的男子带着两名随从由内院走入大堂。

  黄裳上前给老人上了一炷香,躬身行礼,随后转身说道:“世事无常,前段日子见老先生身子骨还很硬朗,没想竟会突然仙逝,李家主还请节哀。”

  李有财知道眼前之人乃是今后的真龙天子,心里不免有些发怵,脸色僵硬的很,支支吾吾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样的表现对于前来祭拜的客人来说,无疑是很失礼的行为,男子身后的阴柔老人见状,顿时面色一寒,就要出声呵斥,区区一介布衣,竟也敢怠慢太子殿下。

  好在李儒这时主动站出来打圆场,拱手说道:“多谢黄公子关心,我爹是因为痛失老友,悲痛过度,以至于一时间犯了迷糊,还请黄公子见谅。”

  黄裳笑着摆摆手:“李少爷说得这是什么话,李家的麒麟儿,年少有为,今后若是去了京都,还请照拂在下一二。”

  李儒笑着回答道:“应该的,应该的。”

  两人互相恭维了一番,主仆三人便回了厢房。

  待到三人离去之后,李儒先是踹了李有财一脚,骂了声:“出息,活该前半辈子混得人模狗样。”然后他走上灵堂前,将黄姓男子刚点上的那柱香给取了下来,随手扔在了地上,然后自己点了一支,再重新换上。

  “知道您老吃不惯这皇家饭,我就端了点儿,别嫌弃啊。”

  —————

  离开灵堂之后,黄裳带着两人慢慢在回廊里走着,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令人捉摸不透。

  “我本以为少了凭仗,李有财的底气该软很多,没想到他还是个鲠骨之臣,有点儿意思。”

  韩貂寺出声说道:“李家的人如此不识抬举,殿下何不亮明身份,让其乖乖俯首称臣?”

  黄裳笑了笑,摇头说道:“韩伴伴,你的修为虽高,可这为人处世的本领还是得多练练,以势压人只为下策,不然凭你三次救驾有功,早该陪伴在我父皇身边,做那大内的首席供奉了,何须陪我东奔西走,做这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老太监躬身轻笑道:“老臣不过是皇家养的一条忠心耿耿的老狗,主子让咱在哪,咱就在哪,半点不敢推辞。况且老臣并不觉得陪在太子殿下身边是件苦差事,老臣只把它当做三生的幸事。”

  男子闻言哈哈大笑:“韩伴伴啊韩伴伴,是本宫错了,你哪里是只老狗啊,分明是只老狐狸,下此谁再说你不懂人情世故,你就狠狠掌他的嘴。”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老貂寺笑而不语,只是身子欠了欠,显得更恭敬了。

  御龙真人跟在两人身后,不发一言。有些事看破未必要说
第八十八章 道老二(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