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投枪

  第八十九章投枪

  三日后,李家的老管家出殡,声势浩大,整条街上都站满了行人。李家家主不知从哪请来了个年轻道士,在队伍前方一路舞剑唱词,画符开路。

  按照老人生前的遗愿,坟墓健在了坐北朝南的土山上,高高遥望,日头最胜时便能照到。

  木子城最高的酒楼望月楼内,李儒恭敬地站着,他的前方是位年轻道人。若是有人第三人在场,定会万分惊讶,因为这道人的模样竟然和下方走在前面,舞剑画符的送行道士一模一样。

  “能得掌教一缕神魂相送,我想老人家走得定会十分宽慰,李儒在此替将老谢过了。”李儒拱手感谢道。

  年轻道人摆了摆手:“分内之事当不得谢字,他也是为我浩然天下,在蛮荒厮杀过的悍将,可惜过不了心中那份愧疚,才坏了大道,止步九境。不然徐璈手下的第一猛将就该是他,而非夏侯了。”

  李儒心神微动,眼神复杂,天底下又有几个九境武夫,能舍弃那山巅之路,甘愿给一个俗世家族当仆的,而且一当就是三十年。

  “掌教可知是何人暗中使了绊子?”李儒沉声问道。

  年轻道人撇了他一眼,笑道:“怎么,想为他讨个公道?”

  李儒直言道:“十年前我曾算过一挂,将老的命数不该如此浅薄,定是有人坏了规矩。”

  年轻道人嗤笑一声:“规矩?将春帮那小子锤炼体魄之时,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何来坏规矩之说?”

  李儒心神剧颤,不觉冷汗直流。

  年轻道人的视线看向人群之中,那里有个少年正安安静静地站着,与周围拥挤热闹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

  “以为逃出了那座小镇,你身上的罪便没了吗?却不知,这三座天下不过是更大的一座囚笼,吾等皆是笼中雀鸟,不与你这雏鹰斗,与谁斗?”

  这时,天空中忽然又再次聚集起了大片乌云,眼看一场暴雨就将倾盆。

  年轻道人无奈苦笑:“山上人看俗世人为蝼蚁,却不知山巅之上,看这上山之人,亦是如此。”

  ——————

  南州,恢宏肃穆的英灵殿内,一百零八根镇魂碑傲然挺立,每一块石碑都代表着一个故事,上都都刻满了名字,是南州无数死去将士们的归宿。

  徐璈有空便会来此看看,回忆往昔,打坐冥想一整天。这上面的名字都是他亲手刻上去的,他记得每一个人的名字和他们的生平,还有为何而死。

  夏侯在殿外禀告了一声,在得到这位南州战神的许可后,才脱下战靴,赤足走了进来。

  夏侯带回了一抔土,洒在了写有【节气营】的石碑下,上面还有一块空白,迟迟未有落款,如今终于能够将名字填上去了。

  徐璈盘膝而坐,面朝石碑方向,沉默了许久,这才起身搬来梯子,拿着铁锤和凿子一步步爬到顶处,开始刻字。

  老营长的名字不算难刻,‘将春’二字,可男人却刻一笔停一下,似乎每一次落锤都小心翼翼,深怕刻错了一样。

  终于,当老人的名字牢牢印在石碑上之后,他才满意地点点头,缓缓趴下长梯。

  “可有心愿未了?”徐璈问道。

  夏侯摇摇头:“让我陪着打了最后一遍拳,走得了无牵挂。”

  徐璈点点头,看向前方众多石碑,深深鞠了一躬,陪伴在旁的夏侯也是一同弯腰行礼。

  徐璈起身,抱拳沉声说道:“诸位将士,我离阳王朝欠诸位的今生是还不了了。来世!尽管来找我,当牛做马大伙儿可劲儿招呼,我徐璈绝不推辞。”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言毕,男人再次拜首,石碑之上无数名字熠熠生辉,如将军点兵,齐声高喊。

  “诺!”

  蓦然,殿外传来惊雷一声,好似一场大雨将近。

  徐璈眉头顿时皱起,随即脸色阴沉如水。

  他大步走出殿外,也不穿鞋。夏侯紧随其后,同样面目狰狞。

  大殿外,有位鬓角花白的老兵驻守,他自知年纪大了,无法再陪着将士们冲锋陷阵,便主动讨来了这份守灵的差事。同级
第八十九章 投枪(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