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情字何解?

  第九十五章先生的先生

  李府内,两人的棋局终于算是下完,王诩叹了口气,提子却不再落下,只是放在指尖把玩。

  “好个‘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终究是我棋差一招。”

  附身李儒的读书人微微一笑:“你们赌得是他的人性,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而我压得是他的本心,知善而守心。道虽不同,却也殊途同归。况且你们也没吃亏,他自愿放弃了那柄剑,算是自断一半大道,不如各退一步,算是和棋如何?”

  年轻道人撇了撇嘴:“自断一半大道可是说大了?那剑只有他拔得出,挥得了,就算如今扔了,将来也定然会再拿起,到时谁来当这头个的试剑之人?我吗?”

  读书人闻言哈哈大笑:“道家二祖也怕死?”

  年轻道人大怒,说道:“我又不是大雷音色的和尚,无欲无求的,当然也会怕死。不然修这道干啥,还不是为了得道长生。”

  读书人朝他竖起了一个大大的拇指:“王兄活得通透,说得都是大大的实话。”

  年轻道人耸耸鼻子,有些得意忘形,似乎输棋的郁闷之气顿时一扫而空。显摆了一会儿后他又苦着脸道:“好了,大话都说完了,我也该回去受罚了,估计没个几百年是不能在这天下行走了。”

  读书人起身恭送,王诩摆摆手:“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师兄也就喜欢差遣我做,不像我那小师弟,吃喝玩乐,游戏人间,活得多潇洒自在。”

  王诩回头说道:“你也别事事都盯着,他如今历了这场劫,也算是给三座天下的人一个交代,算是暂时吃了颗定心丸,至少百年之内不会有人再暗中出手,这也是我道家给出的承诺。”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读书人点点头,抬手抱拳,算是谢过。

  王诩双手负在身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那小乞儿究竟是何身份,我推演过几次,却始终无法知晓她的真身。起初我以为是哪尊远古神祗遗留下来的残魂,可后来才发现这丫头背后的东西似乎比我预想得还要庞大,冰山只可窥一角,对我这凡事都要弄明白的人来说,实在难受得很,你要是知道不妨透露一二,算是我承你一个情。”

  读书人没有说话,只是伸出食指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一副不可说的模样。

  王诩恍然,竟主动朝那破庙再三拜了拜,起身后仍心有余悸,小声说道:“她不会将这事算在我道家的头上吧。”

  “难说,据我所知,她不是个大气的人。”

  年轻道人闻言立马冷汗直冒,不满道:“你这朋友当得可真是不够意思,明知道是她,还有心思在一旁看局,我现在算是知道你这家伙为何要躲去北海了,原来是不想受这因果,好让这天大的麻烦全砸我一人头上。”

  ‘李儒’眼中奇异的符箓这时开始消散,似乎是没听到年轻道人的抱怨,竟直接切断了联系。

  王诩见状,更是气得不轻,果然这天下,只有那人算计别人的份,还没谁能算计到他。

  好端端一场试炼,结果却成了那人跃境龙门的契机,而且这境界跃的还极为纯粹,说是这世间最强的四境都不为过。

  “好你个司徒,有你这么在背后捅朋友刀子的吗?我算是看明白了,你这人厚黑的很,今后再也不找你下棋了。”

  李儒从回忆中惊醒,有些迷茫,看着眼前怒气爆满的道家二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难不成是自己棋力太臭,惹得这位大佬不开心了。

  而远在北海的读书人,依旧躺在小船中徜徉着,神态惬意。他伸出手掌,望着五根指头,挨个数了数,蓦然一笑。

  “不是我算出她来的,而是因为我知道,不管经历了多少轮回,她一定会回来找他,无论天涯海角,当初背起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放下的。”

  ——————

  叶凡躺在泥地里,浑身软弱无力,他想起来却发现手脚不听使唤,动也动不了,只能乖乖躺着。

  不远处,独臂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没有立马跑开,而是开
第九十六章 情字何解?(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