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刻剑

  第九十八章刻剑

  叶凡又在山中行走了几日,除了先前看见的那群倒霉山匪外,再也没遇到过一个像样的活人,倒是偶有几具残缺不全的尸骨散落在路边,少年见到了都就地掩埋,算是帮他们入土为安了。

  越是进入山林深处,叶凡就越发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似乎冥冥之中有种未知的力量在警告着他,不要轻易进入。

  叶凡想起曾在小镇书院的藏书楼里看过一本【妖物图志】,上面记载妖类有很强的地盘意识,且会释放自身妖气来划分统治领域,同时也是为了警告同类不要轻易踩过界。

  “这些天的奇怪感觉,应该就是那妖物释放的妖气了。”

  叶凡心领神会,能释放如此浓郁妖气的妖怪至少也是五境,叶凡不想节外生枝,便微微收敛了一下自身的气息,然后选了条僻静的小路,打算尽快穿过这山。

  赶了一天的路,入夜,叶凡在林中生了一团篝火,简单吃了些食物后,就背靠大树休息,他不敢睡得太沉,只是闭目假寐。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林中的雾气不知何时渐渐重了起来,带着浓郁的阴冷之气。距离少年休息不远处的一处地面微微抖动,随后钻出一颗老鼠脑袋。

  鼠人悄悄钻出地面,三分像人,七分似鼠。身上长着棕灰色的毛发,走起路来蹑手蹑脚,显然刚刚幻化成人形不久,还不得门道,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灰毛鼠人悄悄向少年靠近,手中握着一柄骨头,残留着血迹。他很谨慎,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先躲到了树后,然后用双足勾住树杈,倒吊着垂下,手起刀落,割向少年脖子。

  手法赶紧利落,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杀人的买卖。

  就在骨刀即将触碰到脖颈之时,叶凡蓦然睁开双眼,手掌迅速探出,一把将那鼠人提刀的手腕擒住。

  叶凡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骨刀,微微皱眉,沉声道:“跟了我一路了,咱们又没见过,更谈不上啥过节,何必置我于死地呢?”

  这一路上,叶凡早已察觉到暗中有人跟随,准确的说是在他进入那妖物的妖气范围内后,对方就派出了喽啰前来打探,只是先前只是一路远远跟着,并未出手,所以叶凡也就懒得理会。只是今晚,他故意卖了一个破绽,想试探一番,没想到对方骤然就起了杀心,而且毫不留情,真是出门在外,不得不防啊。

  鼠人似乎没有料到这人会突然醒来,努力抽了几次手腕,可依旧纹丝不动,顿时心生警惕,知道事情大条了,这人不好对付。

  “吱吱,你这人,知道我家大王是谁吗?惹恼了他老人家,有你好果子吃,还不快撒手!”

  鼠人色厉内荏地怪叫起来,以充胆色。他心中明白眼前之人,能一眼看穿自己的伪装,定然修为不俗。他自知不敌,为求自保,只好搬出身后靠山,希望能震慑一二。

  叶凡嘴角抽了抽,指着那柄骨刀说道:“你都上门要我命了,难不成还指望我能轻易放过你?”

  鼠人心头一颤,乌溜溜的眼珠子打转,立马换了一副嘴脸道,赔笑道:“大仙饶命,小子也就是个跑腿的,我家大王有令,要取您性命,小人也是不敢不从啊。”

  说着,鼠人还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将那身后大王的手段是如何狠辣,都一一道了出来,嘴皮子说得利索,将自家主子卖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从鼠人口中得知,这几座山峰其实是归一个熊妖掌管,修为不俗,手段更是狠辣,这方圆百里的大小妖物要么臣服,要么被杀,只留他一家独大。

  叶凡猜的没错,他自步入这群山时,那头熊妖便已经注意到了,只是不知来者跟脚,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只是派了一个斥候担当的喽啰前来试探。

  鼠人说得绘声绘色,面上一副义愤填膺地架势,数落着自家主子的不是,恨不得自己要有能力,就回去反了天似的。

  他一边说一边暗暗观察着少年的脸色,可惜让他有些失望的是,这人好像没有寻常江湖侠士的豪气,也不附和两声,更不起身咒骂,反而像个

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第九十八章 刻剑(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