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无心源流

  第一百章无心源流

  一个刺,一个挡,两人纠缠了好一阵子,男子实在被烦得没有办法,最后只得道歉讨饶。他不怕区区一柄木剑,却是怕眼前这小子还和以往那样记仇,若真惹恼了他,今后少不得要麻烦一场。

  叶凡收回木剑,瞪了男子一眼,随后愤愤然地走到一旁。他本不是个易怒的人,实在是这男人说话太欠,还总爱说一半藏一半,一点儿也不干脆,让人好生讨厌。

  叶凡摸了摸脖子上的念珠,又望了望四周看不真切的迷雾,心中不免有些焦急,要是真被困在这一辈子,那他岂不是永远都无法再见到小叶子了。

  少年越想越是气急,心烦意乱下手中木剑便开始胡乱挥舞。左一砍,右一刺,毫无章法,实在看不出有任何高明剑招隐藏其中,只是少年单纯地发泄着心中的躁意,想用这木剑破开四周的重重迷雾。

  男子起身,见少年舞剑,不禁眼神一亮,连连拍手叫好:“好剑法!好一招疯魔乱舞剑法,疯得彻底,乱得张狂,实在是无招胜有招,不失为当世一绝啊!”

  叶凡听得害臊,便停下了手中的剑,不再丢人现眼。他本就没有学过剑,又怎会什么【疯魔乱舞】剑法,只当是这男人埋汰自己。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见少年停手,男人有些惋惜:“怎不多耍一会儿,挺好的剑法,比那些名门大宗的剑招可强多了。”

  少年赧然,颓然坐下,问道:“你难道就不着急吗?一直被困在这里,何时才是个头?”

  男人懒散地躺回地上,嘴里叼了片树叶无所谓道:“着急又有什么用,我还急着羽化飞升呢,不也一样没用。”

  叶凡听得云里雾里,索性不再理他,将木剑平放在双膝上,掏出匕首继续细心雕琢。虽然模样有些九分相似,可叶凡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似乎空有其形,而无其意,终究是件死物。

  男人撇撇嘴,指了指少年手中的木剑道:“你这样雕,就算再雕上百年,它也依旧只是块木头,斩不了山,切不开海,更杀不了人的。”

  叶凡将木剑竖起,上下端详了一番,又用指头轻轻敲了敲,然后脑袋从剑身侧探出,用一种极为不屑地神情看着男子说道:“你是不是个傻,这是木头做的,还用你教。”

  男子闻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翘起了二郎腿,指尖揉搓着落叶笑道:“也对,木头嘛,看看就好。不过你小子以后要是真遇上了什么厉害的人物,人家说不定连木剑都用不上,一片叶子就能将你斩杀了。”

  话音刚落,男子指尖一弹,一道墨绿色流光顿时飞出,射向少年。

  叶凡虽表现得极为随意,其实却也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男子。毕竟两人非亲非故,不知底细,现在又同困于一阵之内,要是真没心没肺地交谈,那他也未免太心大了。

  所以在男子出手的刹那,叶凡就已经挥剑格挡。他没把握凭区区一柄木剑就能挡下男人的攻击,所以在挥剑格挡的同时他又迅速身子后仰,打算趁势避开。

  木剑微微晃动,叶凡预料中的剑断情景没有出现,他平躺在地,剑锋指向不远处的男子,剑尖之上赫然停留着一片落叶,通体墨绿,生机盎然,十分扎眼。

  叶凡缓缓坐起身子,看着那片落叶,眼神惊疑不定。

  那叶子整片都插进了木剑之中,几乎要将其一下劈开,而它自身却无丝毫破损,宛如一柄钢刀,散发着慑人的气息,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你看,一片小小的落叶就比你那木剑好使,对不?”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少年,说道。

  叶凡叹了口气,收回木剑,心情有些失落。刚才那一手足以看出两人的实力差距,男子若真有意要杀他,恐怕根本不用花这么多的时间讲废话,一抬手,他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叶凡将树叶从木剑上取下,捏在手中仔细端详了起来,可看了许久,也只看出这无非是
第一百章 无心源流(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