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狩猎场

  第一百零二章狩猎场

  山林间激起强烈的气浪,四周树木摇摆,军士们胯下的战马发出阵阵嘶鸣,来回踱着蹄子。

  王猛拉紧缰绳,巨斧重新扛回肩上,张狂笑道:“光凭一个五境的小妖,可取不了我的性命啊。”

  姚文轻哼一声,身后黑熊精心有灵犀,运气喷出一口精血。白面书生以指代笔,以血为墨,于空中画符,霎时间星光点点,无数玄妙文字脱手而出,升上高空,只听一声惊雷炸响,大雨倾盆而下,整座披霞山顿时都笼罩在金色的光辉之下。

  王猛微微皱眉,却又很快舒展,嗤笑一声道:“你这腐儒何时学了这鬼神之术,不要以为占了此处山水气运,就能与我王某人有一战之力。”

  姚文原本就十分苍白的脸色在使出这一手神通之后,更是变得面无血色,身子也朦胧了些,似看不真切,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了笑意。

  “不求殊死一搏,但愿能拉着你王猛一块儿去地下作伴就好。”

  王猛舞动手中巨斧,面目狰狞,大声喝道:“好啊,若真有本事,尽管来取我这颗项上头颅。生前你斗不过我,死后也是个无能之鬼。今日,我倒是要让天下人看看,何为百无一用是书生!”

  王猛厉声呵骂,手中巨斧迎面劈下,银光炸裂,一阵地动山摇之后,前方已空无一物,只留一条深深裂缝,触目惊心。

  裨将起身四顾,却不见那白面书生与黑熊精的身影,想必是用某种手段巧妙遁走了。

  “将军是否派人追击?”裨将问道。

  王猛收回巨斧,抚摸着胯下受惊的战马,待马儿平息了之后,他冷笑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吩咐弟兄们按原定计划逐步搜寻,我倒要看看,姓姚的还有何手段可使。”

  裨将领命,从腰间取出一只铜管,拉动引线,一道鲜红烟雾顿时射向高空。

  山中潜伏着的军马见到信号后,便自觉成铁桶状收拢,开始慢慢向山顶方位包抄,看样子是打算来个瓮中捉鳖。

  王猛骑着高头大马,云淡风轻地领着十余骑,在林间游荡,不快也不慢,似乎先前的冲突并未扰乱他悠闲的兴致。

  想来也是,如今那人不过是个风烛残年的鬼魂野鬼,靠着此处山水起运才勉强保住魂魄不散,能否过得了今年的清明还是个未知之数。哪像他,正值壮年,朝里朝外皆如日中天,想要跟他斗,无异于以卵击石,贻笑大方。

  不过王猛也是个心思谨慎的人,哪怕心中有着诸多不屑,可真上了战场,他也会不遗余力地将敌人彻底粉碎。

  狮子搏兔,亦是全力以赴。

  这次进山,他所率之军皆是足下亲兵,手中都是沾了那脏血的自己人,全是边疆沙场出身,无家势背景,可以说除了他王猛外,再无其他靠山。自己许他们荣华富贵,他们便为自己扫除前途障碍,福祸相依,荣辱与共,这才叫忠心。而非姚文那无用的读书人,守不住江山社稷,更护不住一家老小,简直愚忠,愚不可及!

  山林间,随着近千人的军队慢慢逼近,披霞山上的洞府内无疑是炸开了锅,一些投奔而来的小妖惶恐不已,有的甚至打算趁大王没回来,干脆一走了之。

  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便是夫妻挚爱,也是如此,他们这些修炼化形的畜生又如何能免俗。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些山中精魅,修炼成人形也是想图个安逸舒适,不用再过那茹毛饮血的糟糕日子,平日里欺负欺负过路的普通人还行,现在真要和人家的正规军干上了,可不就是找死吗?

  就在众妖七嘴八舌,讨论着是该走还是该留时,一股黑风从洞外挂了进来,落在石座上,正是去而复返的黑熊精,还有那时刻站在一旁的白面书生。

  黑脸汉子怒喝一声,大声骂道:“都瞎吵吵什么,老子还没死呢,哪个要是想走,站出来,老子觉不拦着。”

  此言一出,当即就有一只半人半羊的妖物站了出来,怯声道:“大……大王,我家老母病了,想让我回去照顾……”

  话还未说完
第一百零二章 狩猎场(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