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剑修还是武夫

  第一百零六章剑修还是武夫

  吴勇心中打定主意,要干这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买卖,手中配刀更是毫不留情,气势汹汹地再次袭来。

  叶凡也是被激起了脾气,不露两手,对方还真当他是泥捏的了。

  少年第一次行走江湖,原以为礼字当先,却不想最后还是要靠拳头问候,想来夫子说得没错,不是所有人都能讲道理的。

  眼看长刀封喉,叶凡不退反进,拔出身后木剑,自上而下顺势劈砍,对上长刀。

  “呯”!

  刀剑相交,激起滔天气浪,吴勇眼眸一瞪,面露意外之色。

  区区一柄木剑怎可挡得住自己这削铁如泥的宝刀?

  只是刹那,吴勇恍然,心中不免贪念涌动:“果然是个宝贝。”

  木剑之上,覆盖着薄薄的气膜,稳稳架住了对方的刀刃。

  叶凡暗暗松了口气,关键时刻还好没掉链子,这招聚气成刃实战起来,确实方便的很。

  不过叶凡还未来得及多高兴一会儿,吴勇就已经看出了他剑式中的破绽,手中长刀一转,带动木剑撇到一边,随即用刀柄狠狠戳向叶凡的胸口。

  叶凡很快反应过来,脚下一错,没有硬接,险险闪过,随即立马抽剑退走,拉开距离。

  叶凡毕竟没有学过真正的剑招,手中的木剑也不过是个摆设。虽如今在灵气的辅助下能当兵刃使用,可在真正的剑术高手看来,有形无意,不过是个假把式

  吴勇一招不中,没有再急着进攻,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叶凡手中的木剑,开口说道:“你这剑不错,竟能挡得住我手中这柄豺刃,可有名头,又是出自哪家铸剑大师之手?”

  也难怪吴勇会有此一问,因为在他眼中,少年手中所握得确实像是一柄普普通通的木剑,做工也不算精细,没有花纹雕刻,也不显庄重,更像是逗弄孩童的玩具,随意为之,难登大雅之堂。

  可也就是这柄木剑,却结结实实地挡住了自己的宝刀,还不见一丝缺口,足以证明其坚硬程度不逊色于当世任何一柄名剑。

  叶凡被问得有些措手不及,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木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的的确确只是一柄普通木剑,算不得什么神兵利器,真要问出自哪家铸剑大师之手,叶凡恐怕也只好指着自己的鼻子,欣然接受这顶高帽子了。

  见少年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吴勇还当他是故意藏拙,不愿透露,不免嗤笑一声,冷哼道:“大丈夫持三尺青锋行走江湖,却不敢透露宝剑名讳,算什么英雄。你若不想说,我也不逼你,倒要你见识一下我这宝刀的厉害,死了也好有个说法。”

  吴勇说着手中配刀一扬,指尖轻弹刀刃,顿时发出一阵嘶鸣,尖锐刺耳,好似刀中凶兽,嗜血狂徒。

  “此刀名为豺刃,原是北国名将李鑫所有,我与将军踏平其都城时,亲手斩获。刀长三尺二,宽一寸,由北海玄铁精钢打造,剔骨切肉不沾一血,虽不算一流名刀,可也是难的宝贝。流水国内,只比将军手中那柄的震山虎略逊一筹。”

  叶凡微微张嘴,听着就觉得莫名厉害,这一段他从书上见过,江湖人士有了解不开的仇怨,非要决一死战时,比斗前都会互报兵器,算是一种尊重。

  叶凡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装个样子,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怎么着也得凑合着报个名目才行。于是他便轻了轻嗓子,一本正经道:

  “剑!无名。由这山间随处可见的枯木所铸,刚削出来没多久,所以也没想过起啥名字。上一把断了,我才重新找了根木头。可当行山杖,可作驱虫棒,无聊时亦可耍上两套疯魔剑法排忧解闷。此剑自铸成以来出鞘不多,只砍过枯叶碎石,皆一剑斩之,所以该称是未逢敌手了。”

  叶凡一口气说完,又象征性地耍了两个蹩脚的剑花,算是过一过场。天才一秒记住思路中文网m.slzww.com

  吴勇目瞪口呆,随即脸色变得铁青,又由青转黑,无比难看。从少年开口的第一句
第一百零六章 剑修还是武夫(1/3).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